金融科技出海东南亚 新金融国际化扬帆正当时

作者:小熙 日期:2020-04-10 浏览:

近年来,从传统金融到新金融,从支付到理财信贷再到技术应用,金融与新兴科技的融合发展推动了一波又一波新浪潮。随着国内金融行业整体监管趋严,金融科技公司为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纷纷出海,寻求新的发展机遇。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麦肯锡的一项研究表明,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上升,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却在相对下降。中国经济的开放度仍有提高的空间,提高开放度则有望创造巨大经济价值,形成全球多赢局面。

为顺应时代发展潮流,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呼吁国际社会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了中国企业持续“走出去”开拓市场,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科技的发展也催生了新兴商业模式,科技驱使全球联动,使得中国直接向世界各大市场拓展业务成为可能。许多行业开启海外业务,主动对外布局,越来越多企业将东南亚地区作为出海的首选之地。无论是大型国企还是互联网巨头,无论是中小加工企业还是创新型的金融科技,都将目光投向东南亚地区。从雅加达到马尼拉,从河内到金边,中资企业和投资机构已经开始落户,争抢市场和人才。

同时,亿欧智库发布的《2019金融科技出海研究报告》显示,中国近百家投资机构为“出海”金融科技公司提供资金支持,近5年来,融资次数逐渐攀升,由2013年的21次增长到2018年的185次。

科技、政策、资金等各种有利因素的推动下,中国金融科技企业业务不断在海外落地,以实际行动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实现金融科技和实体经济同步“出海”。其中,与中国有着相似市场环境、人口结构和消费习惯的东南亚,成为中国金融科技优势复制出海的第一站。

全球竞争力持续提升 金融科技出海正当时

事实上,中国企业“出海国际”早已经蔚然成风。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企业积累了丰富的产业资源、先进的技术水平、成熟的管理经验,在投入全球竞争中越来越具备先进性和影响力。在金融行业,随着中国金融业日益开放,金融科技不仅是中国重要的国际竞争力,同时也成为了近几年我国新金融企业出海的加速键。近几年,中国金融科技在新兴技术、业务规模、投资金额及企业数量等方面跨步迈进世界前列,具备成功实践经验的公司早已开始布局“出海”计划,逐渐由国内扩展到全球市场,进入全球化3.0阶段的新征程。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表示,“在我国,当金融科技发展到与全球浑然一体的时候,做全球布局是一个基本的战略。”

当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投资市场。埃森哲最新调查显示,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交易价值同比增长9倍,达255亿美元,占全球金融科技投资总额的46%。另一方面,我国金融科技的采纳率领跑全球。安永发布的《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采纳率指数》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和印度的消费者对金融科技采纳率最高,均为87%,高居全球首位。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对外输出模式、技术和经验已经受到越来越多国际同行的关注。

金融企业“下南洋”掘金热

在布局海外上,很多企业都把东南亚作为了首选。究其原因,数据表明东南亚现在总人口有5.6亿左右,显著的人口红利吸引了众多金融科技企业来东南亚"掘金"。以印尼为例:2018年印尼 GDP 达到了1.04 万亿美元,人均达 3900 美元,GDP 较上年实际增长5.17%。 尽管印尼的经济发展较快,但是印尼普惠金融的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印尼信用卡协会(AKKI)的数据显示,印尼市场共有流通信用卡 1690 万张左右,信用卡用户 800万人,仅占总人口数的 3%。所以说消费信贷市场有极大的发展潜力。

据恒昌与CF40(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联手发布的首份《东南亚金融科技的现状与发展报告》中显示,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推进,中国和东盟关系的不断改善,推动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将东南亚地区作为出海的首选之地;其次,地缘、人口、经济发展潜力三个因素叠加,使得东南亚成为中国金融科技的必争之地。同时,东南亚市场和中国市场有高度相似之处,这种背景使得中国的金融科技行业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复制原有的模式,输出成熟的商业模式和技术。

不难发现,东南亚互金市场需求旺盛、发展潜力巨大,而周薪或者双周薪等薪酬制度又深刻影响东南亚消费者的财务观念,收入分配周期短、生活开支弹性大,用户健康的财务习惯亟待培养。因此,业内资深人士普遍认为,金融科技或将成为推动东南亚“普惠金融”的引擎。金融行业选择在此时“出海”东南亚,恰逢其时。

金融科技企业出海东南亚发展现状

从2016年开始,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企业出海,首站都不约而同地选在了东南亚地区。目前,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聚焦在移动支付领域,创业类的金融科技公司则聚焦在信贷服务、在线理财、技术输出等几大类服务。在选择出海国家和市场进入方式上,不同的互联网金融机构选择的国家和方式也不尽相同。

一是支付业务。以蚂蚁金服为例,从印尼市场开始进入,进而辐射东南亚市场。2015年,阿里巴巴与印尼第一家电子支付服务商DOKU签署协议,跟踪和简化印尼客户的付款。2016年蚂蚁金服对泰国金融科技公司Ascend Money展开战略投资建设,打造了泰国版"支付宝"。2017年2月控股菲律宾版支付宝Mynt,为当地的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服务。2017年5月合并东南亚支付平台HelloPay,成立Alipay,试图将支付宝扩展至东南亚地区。2018年3月,蚂蚁金服与印度尼西亚的Emtek集团(Elang Mahkota Teknologi)联合推出电子钱包DANA正式上线。

二是信贷业务。信贷业务方面,以恒昌公司为例,2018年下半年,恒昌开始申请海外牌照,正式进入印尼,在印尼开展包括贷超、催收等业务,2019年4月获得OJK注册号,注册资本100亿印尼盾,同时成为印尼科技金融协会(AFPI)的新进成员;2019年,恒昌100%控股的菲律宾公司成功获得了Lending 和Financing两张牌照,注册资本金约2000多万比索,该公司也成为菲律宾金融科技协会Fintech PH的唯一中资成员。

金融科技“出海”要注意的问题

东南亚地区金融科技企业出海机遇与挑战并存,出海的金融科技企业应根据不同国家的情况制定因地制宜的发展战略,无论是机构合作还是市场拓展,都需要长期的坚持和不断的融入,不能过度依赖国内支付、网贷、贷超和三方大数据服务等行业的发展经验。总体而言,出海企业应做到以下四点:

一是出海企业要注重合法合规的经营,做到不利用监管空白或漏洞赚快钱、黑钱给中资企业甚至国家层面带来负面影响,要塑造良好的集体形象;

二是尊重当地人民的宗教信仰和节日,如恒昌在印尼分公司的办公场所为当地员工设立祷告办公室等,真正充分融入当地文化;

三是在充分了解本地政策和市场的情况下,积极加入行业自律协会,建立中资商会和交流平台,开展同业交流;

四是在团队搭建和日常经营管理过程中,大胆招聘并大力培养本地员工,充分挖掘和利用他们作为本地人的先天优势,真正融入当地社会和市场,保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总结

近年来,中国金融科技凭借着独特的后发优势,实现了蓬勃的发展,向世界输出了具有国际竞争能力的科技应用,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金融全球化的新航海时代,新金融企业更应洞见和抓住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开放的时代蓝图和发展契机,迎接变革与挑战,迈出跨时代的一步。相信未来中国金融科技的突飞猛进将为改变世界带来可能,也会有更多优秀的中国企业走入国际市场,展现中国金融科技的力量,勾勒出新金融出海的壮丽篇章。

首页
电话
短信